返回
顶部
我们已发送验证链接到您的邮箱,请查收并验证
没收到验证邮件?请确认邮箱是否正确或 重新发送邮件
确定
产业行业政策诉讼TOP100招聘职场人物前沿技术许可交易深度专题活动商标版权Oversea晨报董图产品公司审查员说法官说首席知识产权官G40领袖律所机构企业专利

老字号“亨得利”商标权之争!北京高院:商标不应为一家独占

诉讼
清嘉3个月前
老字号“亨得利”商标权之争!北京高院:商标不应为一家独占

老字号“亨得利”商标权之争!北京高院:商标不应为一家独占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IPRdaily立场#


原标题:老字号“亨得利”商标权之争,北京高院:商标不应为一家独占


近日,山东省商务厅公布前三批“山东老字号”动态管理考核结果,亨得利、亨达利因未办结商标授权被黄牌警告。据悉,济南亨得利、亨达利使用的商标均由天津市亨得利钟表眼镜有限公司授权。记者调查得知,天津、北京、上海三地对亨得利、亨达利商标使用权的争夺,20多年前就已开始。直到今天,全国没有任何一家主营钟表及维修业务的企业可以使用亨得利商标。


老字号“亨得利”商标权之争!北京高院:商标不应为一家独占

亨达利怀表 资料图片


济南亨得利仍以维修为主


目前济南使用亨达利、亨得利商标的两家公司,分别为济南亨得利钟表公司亨达利分公司、济南亨得利钟表眼镜公司,后者系前者的母公司。1月8日上午,位于济南经二纬四路交叉口西北角的亨达利标志性大钟准时、醒目。和国内其他几个城市亨达利布局相似,济南亨达利正门位于路口拐角处,红色牌匾上写着“百年亨达利、中华老字号。”


一楼大厅是手表卖场,没有顾客。需要修表的顾客,经窗口内工作人员指引,前往三楼维修。三楼墙上挂着“亨得利钟表维修中心”的牌子,有三四名维修师傅,还有两三名顾客。


“过去规模比现在大多了,二楼也修表,有20多名维修师傅,每人每天至少修7块。现在还剩10多人修表,每天两班倒。”一名在维修中心工作36年的师傅说道,过去维修钟表很忙,高峰时有成筐钟表等待维修,修一块手表至少等10天,一楼有接活窗口,顾客没机会上楼。


如今,简单维修立等可取,找上门的以老年顾客居多,有时也有年轻人维修进口手表。这处维修中心是多个知名手表品牌的指定服务网点,与济南多家商场合作,“能收到很多经销商寄来维修的表”,以某瑞士品牌为例,亨得利钟表维修中心一个月要为其维修近300只保修期内的手表。亨得利成立之初就是“以修促销”,目前济南亨得利仍以维修为主,“销售业务搞得不太好”。


目前,济南亨得利钟表眼镜公司已5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800余万元标的等待被执行。该公司名下的精益、康瑞商标曾两次被法院以116万价格拍卖,最终流拍。公司工作人员李先生称,债务纠纷是历史遗留问题,不会对亨得利或亨达利字号产生影响。


20年前济南亨得利就想申请商标


面对老字号商标未授权的黄牌警告,李先生表示“很郁闷”。他出示相关材料,证明济南亨得利是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亨得利亨达利(钟表)商业分会(简称“‘两亨’分会”)的理事单位,有商标使用许可授权。“亨达利商标许可2019年8月过期,‘两亨’分会帮忙续期。原本计划等亨达利商标使用许可备案公告后,和之前正常授权的亨得利商标一起报商务部门。”李先生说,由于和商务部门沟通不足才导致这种局面,他预计春节后亨达利商标许可备案能批下来。


实际上,2019年11月13日发布的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公告中,国际类别为44的亨达利商标,已被天津亨得利钟表眼镜有限公司许可济南亨得利钟表眼镜有限公司使用。李先生说:“我们也想注册亨得利、亨达利商标,但谁也申请不成。20多年前曾找商标代理机构申请过。”后来设计过亨达利商标,未能注册成功。


工商信息显示,2014年济南亨得利钟表眼镜有限公司曾申请“网站服务”类别的亨达利、亨得利商标,遭到异议后商标无效。2000年《羊城晚报》报道,当时济南亨得利负责人称,上世纪80年代济南亨得利就考虑过注册商标,但未实施。1998年,北京亨得利状告济南和青岛亨得利侵犯注册商标专有权。这场官司中,济南和青岛亨得利作为“两亨”分会成员,站在了北京亨得利的对立面上。


北京高院:亨得利不宜由某一企业或组织独占


据悉,天津、武汉、青岛、北京、上海等地区的两亨企业1985年发起创建了“两亨”协会,1992年已有80余家会员。1993年,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在钟表及钟表修理上申请亨得利、亨达利商标,1996年被国家商标局注册核准。之后,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退出“两亨”分会。上海三联集团有限公司为下属的亨达利、亨得利注册了“亨达利”商标,服务类别为黄金珠宝饰品修理。


如今,打开“两亨”分会官网,会自动跳转至天津市亨得利钟表眼镜公司官网。知情人透露,亨得利、亨达利商标由“两亨”分会注册,天津市亨得利钟表眼镜公司托管。目前“两亨”分会有30多家全国各地的亨得利、亨达利会员。


多年来,“两亨”分会能否代表全国两亨企业,一直存在巨大分歧。2011年,“两亨”分会将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委会告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起因是2002年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提出异议后,商标评委会决定不予核准“两亨”分会2000年注册的亨得利商标。判决书中,北京高院与商标评委会认为,“两亨”分会不足以代表全国亨得利企业,“‘亨得利’的市场信誉与商业价值是全国众多亨得利企业共同创立,不宜由某一企业或组织所独占。”


2011年的两场官司结束后,天津亨得利使用8年的两个亨得利商标分别指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14类钟、手表商品上”和“国际分类第37类钟表修理、珠宝首饰修理服务上”。这意味着包括北京和上海亨得利在内,全国其他地区的亨得利也无法使用主营钟表及修理业务的亨得利商标。


现在天津亨得利授权济南、青岛、烟台、泰安、日照、武汉、合肥、福州等10多个城市的亨得利商标,指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9类科学仪器上,完全无关钟表及修理。新时报记者多次联系“两亨”分会,工作人员均以相关负责人不在为由婉拒。


成立中立行业协会或将解决争议


对亨得利商标的争夺并未停止,关注此事多年的律师认为,只有成立客观中立且各方均认可的行业协会才能最终解决问题。2019年6月5日,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再次申请关于钟表珠宝商品的亨得利商标,半年后被驳回。在第14类和第17类涉及钟表及维修的亨得利商标中,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申请了10件,状态分别为无效、驳回复审、等待实质审查;上海三联(集团)有限公司申请过2件,同样是无效商标。


有的企业甚至将亨得利商标的申请类别宽泛到广告销售、宠物清洁、电子手表,仍遭异议或驳回。“一次申请费用可填报10件商品或服务内容,真实保护的是其中与钟表关联的内容。”张宝良2010年作为上海三联(集团)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参与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与商评委的官司,1月10日接受新时报记者采访时,他认为各方都有怨气,一旦发现亨得利商标注册便提出异议。


2011年,知识产权律师刘晓飞以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代理人的身份参与过亨得利商标诉讼。直至今天,刘晓飞认为“两亨”分会仅是信息交流的松散型联谊组织,公信力和作用不够强。“几年前,商评委暂时允许在亨得利前面加行政区划,因此出现‘申亨得利’、‘京亨得利’、‘津亨得利’等商标。”刘晓飞说,只有注册一个客观中立、权威、各方都认可的行业协会,协会注册集体商标或者证明商标,大家共同使用,才可能良性发展。


15年前,天津市天金商标事务所所长米阿前就亨得利商标争议说,在亨得利前面加“申、津或京”都不正宗,亨得利主商标没有一家注册成功。亨达利关于钟表的商标目前在天津亨得利手中,“各地亨得利经营状况好坏,并不影响商标授权,只要不影响商标信誉即可。”


米阿前透露,最近亨得利商标争议有和解迹象,春节后如果北京和上海亨得利同意,三方有望会谈亨得利商标注册的问题。“现在算比较痛苦时期,群龙无首,没人成功注册,导致没资格用的人也在用,却无法制裁和制止。”刘晓飞说。由于没有正宗亨得利商标,在上海地区近几年不断有山寨亨得利出现,继而带来维权纠纷。


●专家观点

未继承债务的亨得利不算真正老字号


1993年《商标法》修改前,没有服务商标概念,亨得利、亨达利仅体现为字号。目前,国内没有一家亨得利按照受法律保护注册的服务商标来使用,都是使用老字号。而有些城市的亨得利老字号变更中未继承债权债务,这样的亨得利不能称为老字号。


“只要1956年前是上海两亨管理处下属的分号,公私合营后仍在经营,有历史延续资料和法律传承关系的,都可称为老字号。但有的省市演变中出现中断的情况,例如原是国营企业,后来经营不善,为躲避债务,债务由国企承担,新成立的亨得利公司没继承原有债权债务,这就没有法律上的传承关系。”天津市天金商标事务所所长米阿前认为,即便是原班人马、经营地点和业务传承不变,严格意义上也不能算老字号。“部分省市亨得利有这种情况,没继承原来债务,法律传承关系中断,仍打着老字号的旗号欠妥,甚至有虚假宣传的嫌疑。”


来源:新时报

记者:杜林

编辑:IPRdaily王颖          校对:IPRdaily纵横君



老字号“亨得利”商标权之争!北京高院:商标不应为一家独占

「关于IPRdaily」


IPRdaily成立于2014年,是全球影响力的知识产权媒体+产业服务平台,致力于连接全球知识产权人,用户汇聚了中国、美国、德国、俄罗斯、以色列、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韩国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高科技公司、成长型科技企业IP高管、研发人员、法务、政府机构、律所、事务所、科研院校等全球近100多万产业用户(国内70+海外30万);同时拥有近百万条高质量的技术资源+专利资源,通过媒体构建全球知识产权资产信息第一入口。2016年获启赋资本领投和天使汇跟投的Pre-A轮融资。


(英文官网:iprdaily.com  中文官网:iprdaily.cn) 


本文来新时报经IPRdaily.cn中文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权利人同意,并附上出处与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prdaily.cn/

清嘉投稿作者
共发表文章1657
最近文章
共克时艰!IPRdaily推出「T50品牌计划」
AD
关键词
首席知识产权官 世界知识产权日 美國專利訴訟管理策略 大数据 软件著作权登记 专利商标 商标注册人 人工智能 版权登记代理 如何快速获得美国专利授权? 材料科学 申请注册商标 软件著作权 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 专利侵权纠纷行政处理 专利预警 知识产权 全球视野 中国商标 版权保护中心 智能硬件 新材料 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 躲过商标转让的陷阱 航空航天装备 乐天 产业 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 著作权 电子版权 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 中国专利年报 游戏动漫 条例 国际专利 商标 实用新型专利 专利费用 专利管理 出版管理条例 版权商标 知识产权侵权 商标审查协作中心 法律和政策 企业商标布局 新商标审查「不规范汉字」审理标准 专利机构排名 商标分类 专利检索 申请商标注册 法规 行业 法律常识 设计专利 2016知识产权行业分析 发明专利申请 国家商标总局 电影版权 专利申请 香港知识产权 国防知识产权 国际版权交易 十件 版权 顾问 版权登记 发明专利 亚洲知识产权 版权归属 商标办理 商标申请 美国专利局 ip 共享单车 一带一路商标 融资 驰名商标保护 知识产权工程师 授权 音乐的版权 专利 商标数据 知识产权局 知识产权法 专利小白 商标是什么 商标注册 知识产权网 中超 商标审查 维权 律所 专利代理人 知识产权案例 专利运营 现代产业
本文来自于iprdaily,永久保存地址为http://www.iprdaily.cn/article_23678.html,发布时间为2020-01-14 10:00:49

文章不错,犒劳下辛苦的作者吧

    我也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
    我要评论
    回复
    还可以输入 70 个字
    请选择打赏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