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我们已发送验证链接到您的邮箱,请查收并验证
没收到验证邮件?请确认邮箱是否正确或 重新发送邮件
确定
产业行业政策诉讼TOP100招聘湾区IP动态职场人物国际视野许可交易深度专题活动亚洲欧洲北美洲南美洲南极洲商标版权Oversea晨报董图产品公司审查员说法官说首席知识产权官G40领袖律所机构企业专利非洲大洋洲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专题
边度2个月前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IPRdaily立场#


原标题: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尽管各方仍微词不断,但必须承认,IP改编作品已经成为市场上的主流剧集产品。随便看一眼剧集榜单,不光《周生如故》、《云南虫谷》这样的幻想题材剧是IP改编的,就连《乔家的儿女》、《理想之城》这样的现实题材剧也是各个有出处。


时势如此,导演们自然也要从善如流。当年张黎说要拍《武动乾坤》可谓万众瞩目,即便最后落得个豆瓣4.3分的局面,知乎上、媒体上还是有不少人愿意为大导周全。但到了于荣光拍新版《天龙八部》,大家纵然有过些回忆滤镜,也委实坐不住了。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金庸IP自然是不比从前了,但讨论度还在。在去年灾难性的新版《鹿鼎记》之后,今夏我们又迎来了新版《天龙八部》。导演于荣光原本是台前幕后两开花的正面代表人物——作为演员有所成就,作为幕后,也凭借《舞乐传奇》等高分神剧闯出了“荣光教”的名头。这一版之前并非没有人看好,然而评分再次创下历史新低,既低于同一IP的过往影视化版本,也低于于荣光的上一部大IP导演作品《斗破苍穹》。


就像投资者迷信IP的情况始终存在一样,推崇原创、谴责IP也一直是创作者之间流行的心态。莫非是因为名导、名编剧们心里确实过不去这道坎,才在IP改编这条“小河”里反复翻船?


“荣光教”不复光荣


于荣光,1950年代生人,11岁考入北京市风雷京剧团学习武生,1982年首次出演影片《木棉袈裟》出道,属于80后、90后比较熟悉的“银幕硬汉”之一。从90年代香港电影到00年代的内地电视剧,于荣光都有所参与,并留下了一批经典角色。


其转型幕后之路开始的也相当之早:1997年于荣光导演并主演警匪题材剧《平安事务所》,由此走上制作人、导演的道路;2001年以制作总监、制片人、主演等多重身份制作了古装传奇剧《钱王》,还获得了金鹰奖提名。


2003年,于荣光与老搭档蒋晓荣,以及北京海润影视集团共同成立了云南润视荣光影业,也就是拥有了自己的制作公司,此后持续产出作品。2012年的《木府风云》、2013年的《舞乐传奇》与2015年的《南侨机工英雄传》三部豆瓣8分+作品令“荣光教”在网络上声名鹊起。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荣光教”的核心成员包括导演于荣光、编剧王倦、制片人蒋晓荣与女主角秋瓷炫。作品的特征也相当鲜明:人设饱满、情节反转、节奏步步加快,西南实景壮丽、家国情怀满分,外加略嫌赶客的剧名、服化道与后期水平。


当时,小荧幕上流行的婆妈剧、古偶剧已经令年轻观众产生一定的厌烦。因此尽管卖相不佳,不拿观众当傻子的《舞乐传奇》还是令网友如获至宝,在B站收获了丰厚的弹幕。什么是网感?这就是网感。


但也正是在2014年前后,热钱大把涌入、网络平台崛起,剧集行业的生态发生了较大变化。人才加速流动,许多新生代创作者得以崭露头角,也有一批资深从业者离开体制,自主创业或寻求其他机遇。


2015年之后,秋瓷炫恋情曝光、结婚,事业重心逐渐转回韩国。更重要的是,“荣光教”的幕后几位也未在合体创作,而是疑似在原云南电视台节目购销中心主任、后任新丽传媒高级副总裁的于婉琴的牵线搭桥下,分别与新丽传媒频频合作——于荣光与蒋晓荣承制了《斗破苍穹》与《天龙八部》。王倦则成为新丽签约编剧,获得了《庆余年》《斗罗大陆》《雪中悍刀行》等网文大IP的改编工作。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尴尬的是,拆分之后,“荣光教”的灵魂似乎没有跟着于荣光走。人设饱满、剧情反转等特质如数出现在了王倦另一部作品《大宋少年志》中。《斗破苍穹》《天龙八部》则因为没有出色的剧本撑场,于荣光的审美与导演能力遭遇重重质疑。


所以,“荣光教”原来是“王倦教”?


照武侠拍,对吗?不对吗?


以于荣光与香港电影的渊源、还有他一直以来的直男戏路,人们原本以为他会很适合改编起点小白文《斗破苍穹》与经典武侠《天龙八部》,事实却并非如此。


《斗破苍穹》的问题,从网友给起的花名——“斗气化马”上就可见一斑。对于此类玄幻小说,读者理所当然对视效有较高期待,剧版却采用了更偏写实落地的拍法。


这样的处理方式其实暴露了主创对于小说的理解不到位,甚至是不尊重。对于升级爽文,世界观中往往有一套非常严格的等级名目。如此设定,紧急突破或者越级打脸时才够爽。在《斗破苍穹》原著中,修炼到一定程度,人物就可以斗气“化翼”飞行。剧中众人却一律骑马,并没有拍出与过往武侠剧的不同来。


当然了,男频小说进入以女性为主的剧集市场,改编中的大刀阔斧也是当年常见做法。仅从最终的选角组局来说,《斗破苍穹》的定位是比较偏青春偶像化的。但作为一部偶像剧,该剧的打光又十分“死亡”。人均油光满面,严重者更是沟壑毕现,劝退了许多非书粉的普通观众。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斗破苍穹》剧版开头加入了男主母亲被逼死的原创剧情,令许多人联想到了《倚天屠龙记》。而真到于荣光操刀正经的金庸剧《天龙八部》,结果也并不理想。


由于群众基础广、讨论门槛低,金庸剧的选角与造型从论坛时代甚至更早的纸媒时代就是热门话题。当年华策版的韩国段誉、蕾丝面罩与大白话片尾曲已经收到不少口水板砖,如今新版又刷新纪录。


影视剧的制作过程并不透明,导演在一部剧中究竟话语权有多大,外人谁也说不清楚。单从结果推断,新版《天龙八部》从选角上便透露出一股仓促。主演阵容中有许多新人、或者新丽与于荣光班底惯用的演员,大多数角色谈不上什么贴合度。


而在其他方面,《天龙八部》比《斗破苍穹》更极致地体现着于荣光的风格审美——昏暗写实的色调、五花八门的帽子,以及富有民族风情的服饰。但即便在当年“荣光教”的高分原创剧里,卖相都属于瑕不掩瑜的“瑕”,放在有许多珠玉在前的金庸剧中,更是成为槽点。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剧集播出不久,段誉见到王语嫣激动失禁的情节令网友一片哗然。编剧袁子弹(代表作《欢乐颂》)拒绝背锅,很快在微博上晒出原剧本,自证自己并没有乱写,可能是导演现场发挥。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天龙八部》影视化已经有TVB版与张纪中版两座高峰。前者胜在剧情紧凑流畅、配乐深入人心,后者则胜在场景大气、意境到位。新版打出了最保险的“回归”牌,但仅体现在棒读原著台词上,人物把握得四分五裂。


举个例子,小说开篇从段誉视角切入,存在大量心理描写。TVB版多将其转化为表演或与他人的互动,张纪中版顶多将其处理为内心OS的形式,新版则让段誉如鹿小葵般自言自语,情绪外露,相当烦人,也违背了其作为大理世子的基本设定。不知是能力所限还是偷懒所致,总之如此“还原”,书粉并不领情。


大导与大IP不能相容吗?


另一个著名的“还原派”大导,自然不能不提李少红。新版《红楼梦》直接能当有声书听。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而与于荣光同一年留下黑历史的还有执导过《走向共和》《大明王朝1566》等高分历史剧的张黎。他事后总结自己执导《武动乾坤》的说法是,“这玩意我吃过了,以后不吃了,不好吃,吃完了变成屎拉了得了。”


往近里说,王家卫导演的《繁花》剧集在片花曝光后也引发一定争议。好在这部2015年王家卫就确认要拍的剧集直到2020年才开机,如今豆瓣显示的上映时间则直接支到了2025年。想嘲墨镜王的电视剧?且等着去吧。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话说回来,大导之所以为大导,自然是因为已有作品证明了其能力。那么,为何大导会做不好大IP改编?


首先,文学与影视是不同的艺术形式,小说与改编成就双高的本身就是凤毛麟角。马尔克斯说得好,一流的小说常常拍不出一流的电影,一流的电影往往改编自三流的小说。


小说的魅力组成,除了故事跌宕起伏,人物活灵活现,还可能有作者遣词造句的美感以及对某些问题的思辨等等,而后者很难如数转化到改编影视剧上。并且,读者在阅读小说时往往会进行自发的想象,一千个读者有一千种脑补,改编成真人影视剧却只能呈现出一种,必然会出现落差。


从小说到影视要进行一定调整,这就需要主创能够从整体上把握原著,尽量保存其精神与最核心的魅力点,不管对象是经典名著还是网络小说。然而这一点并非所有创作者都能做得到。


有些是碍于代沟无法理解,也有一些能看出是大佬们放不下身段、勒不住惯性,不愿去理解。犹记得陈凯歌在《演员请就位》上指导《甄嬛传》片段,秉持其一贯至情至性的浪漫风格,让甄嬛与果郡王将私情“高声放论”,全然不顾其原本语境是讲究步步惊心、谨言慎行的宫斗。


还有一些是个人风格或实验意愿太强,碍于大导的地位又没能得到合理“压制”。当初听闻《武动乾坤》请到张黎,且斥资6亿时,许多人都好奇张黎将如何为小白文带来深度。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武动乾坤》最终也确实成为了一部与众不同的玄幻剧。在许多玄幻剧组玩绿幕抠图时,摄影出身的张黎反其道而行之,斥巨资搭建了一个又一个大场景,以实现对光影、景物、氛围的高度控制。然而,烧钱并未能换来外界的瑞思拜,服化野人风、打斗配汪峰,对观众来说还是太超前了。这部剧的收视口碑并不好。


除此之外,如果一个项目能够同时集齐大IP与大导,往往也意味着大咖主演与大投资,不由自主的糟心事那就没个完。各方利益牵扯,剧本要反过来配合外力修改、注水,等等等等,质量也就难以保证。


说到底,IP改编、特别是大IP项目,重点还是在于呈现故事、还原幻想,放大IP本身。参与者不要太过突出、大家都是IP的“工具人”才是最理想的。不过,好在以上许多案例都是2018年以前的立项,寒冬过后,贵圈开始有了工业化意识,正在寻求更加理性有序的生产。作为观众,似乎还是可以期待一个畸形魔改越来越少的未来的。


来源: 娱乐硬糖

编辑:IPRdaily王颖          校对:IPRdaily纵横君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青年有为!寻找2021年“40位40岁以下企业知识产权精英”活动正式启动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报名!2021年「涉外专利代理高级研修班【上海站】」来啦!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报名!8天过实务-专代实务考试面授集训营【华南站】正式招生


大IP?还是大导现形记?

「关于IPRdaily」


IPRdaily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知识产权媒体,致力于连接全球知识产权与科技创新人才。汇聚了来自于中国、美国、欧洲、俄罗斯、以色列、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韩国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高科技公司及成长型科技企业的管理者及科技研发或知识产权负责人,还有来自政府、律师及代理事务所、研发或服务机构的全球近100万用户(国内70余万+海外近30万),2019年全年全网页面浏览量已经突破过亿次传播。


(英文官网:iprdaily.com  中文官网:iprdaily.cn) 


本文来娱乐硬糖并经IPRdaily.cn中文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权利人同意,并附上出处与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prdaily.cn/

边度投稿作者
共发表文章1062
最近文章
关键词
首席知识产权官 世界知识产权日 美國專利訴訟管理策略 大数据 软件著作权登记 专利商标 商标注册人 人工智能 版权登记代理 如何快速获得美国专利授权? 材料科学 申请注册商标 软件著作权 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 专利侵权纠纷行政处理 专利预警 知识产权 全球视野 中国商标 版权保护中心 智能硬件 新材料 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 躲过商标转让的陷阱 航空航天装备 乐天 产业 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 著作权 电子版权 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 中国专利年报 游戏动漫 条例 国际专利 商标 实用新型专利 专利费用 专利管理 出版管理条例 版权商标 知识产权侵权 商标审查协作中心 法律和政策 企业商标布局 新商标审查「不规范汉字」审理标准 专利机构排名 商标分类 专利检索 申请商标注册 法规 行业 法律常识 设计专利 2016知识产权行业分析 发明专利申请 国家商标总局 电影版权 专利申请 香港知识产权 国防知识产权 国际版权交易 十件 版权 顾问 版权登记 发明专利 亚洲知识产权 版权归属 商标办理 商标申请 美国专利局 ip 共享单车 一带一路商标 融资 驰名商标保护 知识产权工程师 授权 音乐的版权 专利 商标数据 知识产权局 知识产权法 专利小白 商标是什么 商标注册 知识产权网 中超 商标审查 维权 律所 专利代理人 知识产权案例 专利运营 现代产业
本文来自于iprdaily,永久保存地址为http://www.iprdaily.cn/article_29128.html,发布时间为2021-09-16 21:42:42

文章不错,犒劳下辛苦的作者吧

    我也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
    我要评论
    回复
    还可以输入 70 个字
    请选择打赏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