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我们已发送验证链接到您的邮箱,请查收并验证
没收到验证邮件?请确认邮箱是否正确或 重新发送邮件
确定
产业IP运营科技情报资本审查员说法官说首席知识产权官G40领袖新锐+专利商标版权法律Oversea榜单晨报董图推广产品公司活动政策律所

商标侵权案诉千万赔偿!广州知产法院裁量性赔偿“破”上限

商标
豆豆8个月前
商标侵权案诉千万赔偿!广州知产法院裁量性赔偿“破”上限

商标侵权案诉千万赔偿!广州知产法院裁量性赔偿“破”上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IPRdaily立场#


原标题:商标侵权案诉千万赔款 裁量性赔偿“破”上限

2017年度广州市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十大案(事)例评选(十一):商标侵权案诉千万赔款 裁量性赔偿“破”上限,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以裁量性判赔方法处理某知识产权案,助力解决认定难、举证难、赔偿难的问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要“倡导创新文化,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庭用一起“裁量性判赔1000万打破司法定价”的商标侵权案例阐释了十九大的这一精神。


服装商标被侵权 权利人受损超千万元


最新《商标法》第七章第二条:恶意侵权最高赔偿为300万元。然而,恒利国际服装(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恒利公司)受到商标恶意侵权损失超过千万元。


据介绍,恒利公司的“orangeflower”服装商标在杰薄斯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杰薄斯)和艾克玛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艾克玛特)构建的网站中出现,且自2011年起,该网站就销售大量吊牌和外包装为“orangeflower”商标的服装。此外,艾克玛特和杰薄斯还以“orangeflower”为品牌进行线上推广、招商、销售等,并在全国范围内发展代理商。其网站上所销售商品标识的“orangeflower”或“orangeflowers” “ORANGEFLOWER”等图案的英文单词构成、读音和含义与恒利公司的商标完全相同,而且外观极其相似,甚至连核定使用的商品也完全相同。


沟通无果后,恒利公司以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通过销售假冒“orangeflower”商品及品牌代理、加盟服务来获取巨额利益,直接造成了恒利公司巨大损失为由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停止侵害原告享有其商标专用权的生产、销售、加盟的行为,以及销毁所有侵权库存商品;2.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000元;3.被告共同赔偿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82329元;4.被告在相关网站首页上刊登声明7天,以消除因其长期及大规模侵权造成的不良影响。


充分发挥审判职能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根据案件查明事实,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的行为构成对恒利公司商标权的侵害。


如何裁定赔偿数额成为本案难点。恒利公司举证证明侵权人的行为对其商誉影响很大,由于侵权行为的持续,导致其网络销售成交额大幅下降,虽无法确定具体损失,据调取数据表明,2011到2014年期间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仅通过销售orangeflower商品在支付宝上面交易成功共计金额为207890447元(约2亿元),据专业认定,侵权公司估测获利为2600万元人民币。


现有证据足以证明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获利超过恒利公司的诉请金额1000万元。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的行为还存在源头性销售侵权、虚假宣传、故意侵权,可得非法销售利润较高,且在诉讼过程中拒绝证据披露继续持续侵权。


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为了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决定根据本案实际情况,适用裁量性判赔方法,不再适用法定赔偿,判决支持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赔偿恒利公司998 万元经济以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人民币8万元。


裁量性赔偿是我国法院在司法实践中探索出的一种计算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额的方法。在2009年最高法院的司法文件《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法发〔2009〕23号中首次提出。如果法院认为权利人的损失或者是侵权人的获利超过了法定赔偿的上限,在证据合理的基础上,法院可以突破法定赔偿的上限对当事人的损失给予赔偿。


主审法官蒋华胜表示,注册商标能够彰显工业产品的质量和商誉。如果出现了相似的商标,就会扰乱视线,破坏市场秩序与消费者的利益。为践行构建以市场价值为导向的侵权赔偿制度,实现对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的保护,不仅仅只是对商家、企业的保护,更是对消费者、市场秩序的保护。


附:杰薄斯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艾克玛特集团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部分内容)


(说明:因判决书原文字数超过了微信编辑字数,故本篇精简了部分内容,以供交流学习)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73民终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杰薄斯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

法定代表人:宋锺善(SONGJONGSUN)。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咏宜,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赟,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艾克玛特集团有限公司(ACCOMMATEHOLDINGSLIMITED),住所地香港特别行政区。

法定代表人:张在皓(JANGJAEHO),该公司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温旭,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咏宜,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恒利公司):恒利国际服装(香港)有限公司[HENLIINTERNATIONALGARMENTS(HK)LIMITED],住所地香港特别行政区。

法定代表人:冼锦泉,该公司董事。


原审被告:广州韩兜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徐慧,该公司总经理。

原审被告:徐慧,女。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一)恒利公司登记情况及其主张权利的第7567526号、第9395844号商标注册情况。


恒利公司是依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日期为2007年10月12日,注册资本为港币1万元。2009年11月12日,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知识产权署商标注册处核准,恒利公司注册了第301370673号“orangeflower”注册商标,核定类别为第25类的服装、鞋、帽,有效期自2009年6月24日起计10年。


2011年2月14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恒利公司注册了第7567526号“orangeflower及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为第25类的服装、裤子、马裤(穿着)、针织服装、风衣、裙子、外套、亚麻布服装、鞋(脚上的穿着物)、围巾、背心(马甲)、靴、袜,有效期限自2011年2月14日至2021年2月13日止。该商标已在中国海关总署备案,备案号T201435367,备案时间自2014年6月20日至2021年2月13日。


2012年5月14日,恒利公司经核准注册了第9395844号“ORANGEFLOWER”商标,核定使用服务类别为第35类的广告、无线电广告、通过邮购定单进行的广告宣传、数据通讯网络上的在线广告、为零售目的在通讯媒体上展示商品、商业管理辅助、进出口代理、替他人推销、商业区迁移(提供信息)、商业场所搬迁,有效期限自2012年5月14日至2022年5月13日止。


杰薄斯公司曾于2014年6月19日以恒利公司无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为由,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撤销恒利公司第7567526号“orangeflower及图”商标在全部核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国家商标局受理后,恒利公司在指定期限内提交了相关商标使用证据。国家商标局经审查认为,恒利公司提交的商标使用证据有效,杰薄斯公司申请撤销理由不能成立,于2015年4月7日作出商标撤三字[2015]第Y002151号决定,驳回杰薄斯公司的撤销申请,第7567526号第25类“orangeflower及图”注册商标不予撤销。杰薄斯公司在庭审中确认对此未申请复审。


(二)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抗辩恒利公司恶意抢注“orangeflower”商标的相关理由。


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提交的域名Whois查询工具网页打印件显示,orangeflower.co.kr于2004年4月8日注册,登录人、责任人均为chosoojeen。


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提交的网页打印件显示:1.orangeflower.co.kr会员条款显示该条款于2004年7月14日起适用;2.韩国招聘网站中Orangeflower株式会社登记基本信息为成立于2004年、员工19名、主要业务为网络服装零售;3.韩国电视剧服装资料显示,orangeflower曾作为2005年MBC《辩护师》、2009年KBS《花样男子》的服装赞助商。


(三)恒利公司自己使用以及许可使用本案商标的事实。


恒利公司提交的(2013)粤广广州第246958号公证书载明,2013年12月19日,使用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计算机登陆恒利公司经营的www.nibbuns.hk网站,点击首页上“nibbuns2013夏装新款女装时尚蕾丝上衣”,显示该商品货号80145、零售价格495、品牌orangeflower;点击网页顶部“niBBuns天猫旗舰店”跳转至orangeflower.tmall.com,输入“登录名”及密码后进入该账号“orangeflower旗舰店”商家中心,显示有该品牌服装的相关订单。


恒利公司提交的(2014)粤广海珠第16135号公证书载明,2014年7月16日,使用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公证处计算机登陆恒利公司经营的www.nibbuns.hk网站,首页上方显示有“nibbuns”天猫旗舰店链接,中部显示有多种款式的nibbuns服装;依次浏览带有“100029”“100028”“100027”等字样链接,显示对应货号服装的品牌为“ORANGEFLOWER”,另有价格、文字描述、模特展示等,可选择放入购物车购买;其中,“品牌故事”文字描述显示“nibbuns作为一个品牌服装网站,全球时下最具人气电子商务服饰网站之一。作为nibbuns全球官网中其服饰品牌orangeflower旨在为时尚个性一族打造靓丽、自信的青春形象,并展示现代都市女性激情、妩媚、知性、时尚的生活品位。其目标销售对象为面向1838岁富有朝气与活力的都市时尚女性。Nibbuns是时下全球最受欢迎、人气最旺的时尚女装品牌官网之一,广受韩国白领、欧美范儿、时尚潮人及各地女性青睐的人气品牌”,模特展示图片显示有“nibbuns”“ORANGEFLOWER”字样标识。


案外人广州尼班诗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尼班诗公司)于2011年9月22日经核准成立,注册资本人民币1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批发、零售服装、皮具、鞋、帽等,原股东为冼锦泉、冼亚锦。2012年11月1日,冼锦泉、冼亚锦与冼霖签订《股东转让出资合同书》,冼锦泉、冼亚锦分别将其原出资中的10万元转让给冼霖,转让金额共计20万元。尼班诗公司于同月26日经核准变更登记股东为冼锦泉、冼亚锦、冼霖。


尼班诗公司曾于2012年4月2日与南京苏宁易购物流有限公司签订《商品推广与销售主合同(D)》一份,约定尼班诗公司委托南京苏宁易购物流有限公司代销Nibbuns及orangeflower品牌女装(www.nibbuns.hk),合同期限自2012年3月16日起至2013年3月15日止。苏宁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南京采购中心广州物流库、易购广州库加盖收货章的《采购商品入库单》显示,2012年5至7月间收到尼班诗公司供货的orangeflower品牌多款女装和腰带。


尼班诗公司曾于2012年2月20日与上海热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签订《代销合同》,约定上海热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其经营的热客网www.luckcart.com上宣传并销售尼班诗公司提供的nibbuns官方网站(www.nibbuns.hk)上的orangeflower品牌服装,合同有效期自2012年2月20日至2013年2月19日。上海热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盖章确认的2012年4月20日《采购订单》列有46款orangeflower品牌服装进货。


尼班诗公司曾先后于2012年9月28日、2013年10月23日委托广州纺织服装研究院有限公司纺织品检验中心及广州市无纺布产品质量检验中心对其司提供的orangeflower品牌的裤子、针织衫等服装进行检验,检验中心出具《检验报告》检测通过